Lucius

好冷啊……

【双天王】放课后

-伴我纵横|嘉华/龙在边缘|龙一飞

-互攻注意 我实在没能昧着良心让飞龙哥做1,于是又变成了姐妹【】

-看不了黄的请别看……!

【全文】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嘉华是在排练中间休息的时候偶然听到了“有大人物会来”的消息的。他一边拿毛巾擦汗,一边分了那么几十秒的神去想是什么人。但他很快就意识到,就算是什么大人物,他也都不识的,于是很快就把这些抛在脑后,专心练舞罢了。


然后他第一次见到了龙一飞。男人非常瘦,几乎称得上形销骨立,但整个人站在那里,上镜得很,两条腿颀长又漂亮,没有一处线条不美好。


嘉华没来由地心跳过速——


不该是这样的。他慌张地想。他匆匆忙忙地把自己藏到走廊的转角,眼看着龙一飞和舞蹈教练肩并着肩走向他这边。


他是什么前辈艺人吗?嘉华这样猜测。要么就是模特——但是他在这行做,当然也都知道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,周润发啦,李修贤啦,难不成这样的前辈都还没办法出名吗?那也未免太过可惜了。


脸红的兔子跑掉了,都不知道自己跑什么。


他没听到教授和龙一飞的对话:“飞龙哥,你都唔用亲自来睇的嘛。一个小小的歌唱比赛而已喈。”


“冇嘢的。”龙一飞轻轻地自嘲地笑,“太太死咗,我而家都冇乜事可做。来看看都几好啊。”于是教授讪讪地不敢再开口,只好干笑着转而说别的话题:


“哦!这回啊,我们参加比赛的学生个个都顶优秀的!尤其是李嘉华,长得靓仔,唱跳都几好喔!”


“係乜?”龙一飞也跟着笑,男人算不上年轻,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就有少少的纹,构成性感的一部分。“那我就等住睇了。”


稍后的排练,嘉华好似打了鸡血,在前面领舞跳得格外卖力。他本来很小一只,又蹦又跳得好像一颗小跳豆,显得很朝气,又可爱。龙一飞就坐在下面挂着微笑鼓掌——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的确是老了,看到年轻人蹦蹦跳跳就觉得真好,好像心里那些沉重的东西也稍稍放落去些。


收尾的时候,嘉华有心炫耀一下,转了横向的360度回旋,但好像越是紧张,就越容易出错——他后半截动作失去了平衡,身体倾斜向了一边——好在急中生智,嘉华一手在舞台上用力撑了一下,到底是摆出一个炫酷的收尾姿势。只是那一下手腕疼得要死,他的表情扭曲了那么一瞬间。


台下的教授没看到,因为他这时候正转过头来跟飞龙哥夸赞自己的学生:“怎样?不错吧?”


倒是眼睛没离开舞台的龙一飞捕捉到他那一瞬间不自然的神情,一边回答:“係啊,真係几好。”一边不免为头先那颗小跳豆有点担心。


飞龙哥家大业大,预定的行程到这里就结束了。他要是再逗留,必然是要继续劳烦着一串的教授和校长作陪的——人老精,鬼老灵,他早看出别人眼底掩藏得很好的一点不耐烦。飞龙哥不中意给别人添麻烦的,于是只好打消了去后台看看刚刚领舞的年轻人怎样的念头,挂着客气的笑被一路寒暄着送出校门口。


嘉华在后台匆匆忙忙地换了衣服——一只手的手腕痛得动不了,穿衣服穿得呲牙咧嘴的,连练舞时候戴着的头带也顾不上摘,急匆匆就拎着挎包往外跑。


好彩他急匆匆地冲出校门时,校长还正在为冗长的寒暄收尾。飞龙脸上依然挂着滴水不漏的微笑,一一地答应过来,“係啊……会的,都会继续关注我们学校的优秀学生……您讲边度的话,係我应该做来的。”


嘉华冲出到路上,看到他们还没走,赶紧急刹车,蹭地又钻回建筑里,躲在檐下廊后,粗喘着气平复呼吸,可不知怎的脸上却傻乎乎地笑出来。


“龙生!”他冒冒失失跑出来,才发现没想好要说些什么,憋红了脸,结结巴巴地问:“我……我……可唔可以……请您饮咖啡啊。”


龙一飞认出了他,看嘉华的样子竟然觉得有点好笑。不是别的,小跳豆刚刚跳过舞,又一气地跑下来,头带和里面的衣服都半湿着,中分往上梳的发型被汗水黏在额角,看起来像只落水的小动物。


“冇嘢吧?手还疼吗?”龙一飞又笑了——这一天里他笑得比过去一周都还要多些,令他觉得这一趟确实不虚此行。


“啊!啊?没,没有啊!”嘉华匆匆忙忙地把有点红肿的手腕往身后藏,另一只手晃来晃去,心里想着这回糗了,不过龙生是怎么看到的——


“好啊。”龙一飞忽然说,转头交代后面跟着的保镖把车子先开回去。


因为前些日子的不安定,显然穿着黑西装的下属有点迟疑,凑在龙一飞耳边小声地问:“飞龙哥,不紧要吗?”


“冇嘢的。”龙一飞摆摆手。新换的跟班到底没有志成做事利索,但这不是不能忍受的——时间久了也就习惯,龙一飞冷酷又苍凉地这么想,他手下毕竟是没有蠢人的。


“去边饮咖啡?”他问嘉华——后者还傻乎乎地没明白发生了些什么,这时候才意识到飞龙哥讲的“好啊”是什么意思。于是立刻又高兴了起来,露出八颗白白的牙齿,两颗略微突出的门牙就更像个小兔子了。


“去庙街那家冰室得不得?”


“得。当然得。”龙一飞说,“但先要去一下别的地方。”


“啊?去边啊?”


嘉华一头雾水地被龙一飞抓着走。他比飞龙哥矮半头,虽然更年轻,但却走得跌跌撞撞的。龙一飞的手也很瘦,但很有力,手指微微泛凉,抓在他手腕上的存在感实在不容忽视,让傻兔子晕头转向地就上了套,迷迷糊糊被人抓去买了也不知。


好在龙一飞公司的业务暂时还没有发展到宠物贸易。两人最后坐在冰室的时候,他手上只是多了一个药店的提袋而已,里面装着刚刚买的跌打油。


嘉华面前放着丝袜奶茶,龙一飞面前则是柠檬红茶。他好像没有要喝的意思,抓着嘉华的手腕给他把药油推开——后者咬着吸管痛得呲牙咧嘴,看起来夸张得好像在做鬼脸。


“靓仔,这么中意耍帅?”龙一飞余光看他好笑,打趣地问道,“好彩没脱臼,只是扭伤而已。”他说,好像嘉华手腕红肿的一大片根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一样。不过也确实,飞龙哥早年做古惑仔的时候也没少受伤,累积到今天也算是半个跌打损伤的专家了。


“冇啊。”嘉华一边疼一边又咧着嘴笑,表情扭曲得不行,都不知是怎么做到的。“龙生你今天来的嘛。”他说,坦然又亲昵的,并不会为了这句说话害臊。


龙一飞有点意外,抬头对上了少年人的眼睛——嘉华的目光有点太诚恳了,竟然一时令到他有点自惭形秽,匆匆忙地又低下头去,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。“call我飞龙哥吧。”他说,“大家都这么叫的,听你叫龙生还怪不习惯。”


“飞龙哥。”于是嘉华就乖乖地叫人。


飞龙差不多揉开了药油,在纸巾上揩了揩手指,揉乱了乖乖仔的头发。“华仔。”


后来发生的事情好像一场太美好的梦。龙一飞总是在怀疑嘉华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做点什么——年轻人的感情来得太快也太热烈,让他全线败退溃不成军。小甜豆会打通电话什么也不讲,就傻傻地等他问乜事——然后啪地挂掉在床上打滚。“痴线。”龙一飞一面骂他,一面却掩饰不到心跳的变速。


不管是过去那辆古旧的小白电单车,还是后来哥哥买给他的哈雷,龙一飞都坐过了——两人疯到大屿山去和后生古惑仔飙车。嘉华是个乖仔,飞龙哥又太多年没飙过车,手生得很,两个人几局下来连头三也没得到一个,谁也没能嘲笑谁,倒是被混混们笑闹着奚落了不少。有人认出了飞龙哥,欲言又止的样子,龙一飞看那后生的样子好笑,在嘉华背后冲他小幅度地摇摇头,食指按在嘴唇上。


于是那个小混混像是被吓了一跳,蹭地绷直了身体,不自在地把脸偏到一边去,只是还是一时片刻就忍不住转过眼睛瞟一眼。


然后是那一天了。嘉华跑到他家楼下的电话亭,对着公用电话的听筒弹吉他给他听,说是写的新曲子。少年人好像刚刚度过变声期,声线还是嗲里嗲气的,从听筒那边沿着电话线传递过来,被电音扭曲少少,怪不真实的,好像另一个世界。


龙一飞听着听着,清早起来困倦的表情渐渐舒展开,露出了笑来——而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笑容却又一点点地从脸上消退了下去,像只开一瞬就濒临枯萎的花。


他抓着听筒,望着下面嘉华的背影,过瘦的手背因为用力而泛出青白色的筋。


嘉华唱完了,兴冲冲地问他:“飞龙哥,好唔好听?”


“好听。”龙一飞说,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干涩。远远望着嘉华,舍不得眨眼地盯着看。“我而家出来揾你啊。我们谈一谈。”


“乜事啊飞龙哥?”嘉华脸上的表情浮现出了疑虑,敏感地察觉到也许龙一飞想讲的言不是他中意听到的。


龙一飞没回答他,挂断了电话,下楼去了。


有一个瞬间嘉华有点想跑掉——这太简单了,跨上自己的哈雷,只消几分钟就能把令自己不安的预感抛在后面。但他到底还是倔强地站在那里,眼看着佣人打开别墅院子的大门,龙一飞穿着衬衫和西裤,双手插兜、不疾不徐地走出来。


要讲的说话都是老生常谈的——龙一飞揽着嘉华的肩膀,带他进了那间敞亮的大屋——虽说家兄走私挣了不少钱,家里也换了新屋,到底还是没有飞龙家这样气派又温馨的。


他讲自己已经33岁,大过嘉华一轮还多,他讲青年人的爱情总是盲目,他劝嘉华想想20年以后的事——说不定压根用不了那么久——他都不知自己讲乜嘢。


嘉华就一个劲地,急切地讲“唔会的”“唔係的”,就像太多俗套的戏码。


后来又是怎样呢?


—请走开头的链接查看后面—

Francis Club(part.鬼来)

@玄德養的貓 老师点的梗

阿来站街 阿鬼赎身(其实并没有后面这部分)

反正 就是色文!

【鸡寮文学】 

牡犬

东方三侠|陈九 x 白发魔女传|姬无双


深夜突发乐色。


很恐怖的bg色文。务必谨慎观看。


【三思而后行】 

新家在这里:https://autoprinter.wordpress.com 

但我是游牧人那种类型的……基本搬家就带个小箱子,之后写的会放在新家,旧的懒得搬了……想看哪篇喊我一声我再放吧(躺

老窝也放一下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users/Lucius_L/pseuds/Lucius_L 

当然现在在另一个世界了(阿门

搞欧美圈和银魂的在Lof,车停在wb…… ​​​

【仁孝】注视

意味不明的丧病文学


ooc大了,而且每个人都很惨。


【请做好心理准备再看】 

质子

枪火|我在黑社会的日子

南哥和豪哥交换Roy的故事(笑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写cp所以不写了


比较肮脏,洁癖慎入


【事实证明我总是被和谐】 

体验一下做一个攻控是什么感受(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先生在美国娶了两个老婆。


当然不算是有证的那种。毕竟就算有的州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,但显然没有规定可以同时娶两个人。


李先生觉得自己不是娶了两个老婆,而是养了两个儿子。


除了床上。


他一个人苦逼兮兮地拖着三大个箱子从内间挪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两个小老婆正坐在茶几前面咬耳朵,脸之间的距离连一公分都没有,笑嘻嘻地窸窸窣窣地不知道讲些什么。


“咳嗯!”他重重地咳嗽一声,试图引起两个人的注意,于是两个人动作一致地偏过来一点头看了他一眼。接收到李先生谴责的眼神就自动忽略掉了,又继续就着面对面的角度继续讲话,也不知道脸离得那么近会不会看清脸上的毛孔和黑痣。


“大佬啊,得不得啊?我们该出发了啊——!” 李先生满头是汗地把三个皮箱放在地上,无语又有点酸溜溜地说道。说真的,每次看到两位太太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存在,整个人像一盏绿油油的灯泡。


“当然得啦——”阿九先跳起来,跑过来亲昵地挽住李先生的手腕。他傻是傻,但又有点聪明,最会撒娇卖乖,李先生一直在暗中偷偷怀疑阿九到底是不是装疯卖傻。


“喔——你好古惑。”Ace也站起来,灵巧地撑着椅背和桌子翻过来,挽着李先生另一边胳膊, “走啊走啊,没说不走嘛。”


从美国到香港的飞机七八个钟,坐起来实在是累人,又加上颠倒的时差,下飞机等行李的时候,就连Ace也都蔫了下来。


李先生说要去洗手间,于是Ace也说去洗把脸,醒醒神,留下了阿九一个等着行李的转盘。他也不嫌无聊,蹲在人堆边上,聚精会神地盯着一点点移动的履带,像个好奇的猫。


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巧,不仅有和黄九弟长得一模一样的阿九,还有和Ace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忠。当他带着一帮黑西装来到阿九面前的时候,后者当然没想太多,亲昵地迎上去叫: “Ace,你返来啦?”


“Ace?我不叫Ace,我叫小忠啊。”穿着黑色皮衣的年轻人一头雾水,更正道,“大佬,我们是来接你的。”


“小忠?明明就是Ace嘛……冇玩我啦。”阿九嘀咕着,摆了摆手,上下扫了扫“Ace”的打扮,明明在飞机上还是件和自己同款的牛仔外套的。“哎呀好了好了,叫乜都好了。”他眼尖地看到一个箱子转过来,赶紧取了下来。


小忠以为他取到了行李,于是便说:“那,大佬,我们走吧。”


“现在就走?”阿九打量了一圈周围,没找到李先生的人影,“不等他了吗?”况且行李也只拿到一个。


“边个?”小忠没听明白,“我们就是来接你一个的啊。我们走吧。”


阿九一头雾水,但Ace这么讲了,那大概李先生是另有安排吧。他“喔”了一声,傻乎乎地提着箱子跟着一帮黑西装浩浩荡荡地走了。


前脚一帮人刚刚离开,Ace和李先生后脚就回来了。在洗手池前面Ace缠着李先生要打个啵,但李先生不肯,旁边那个戴黑框眼镜的人看他们古古怪怪,就更让人尴尬。Ace总是会不依不饶的,纠缠上来拿两个小兔牙咬人,最后被按在镜子上亲肿了嘴唇才罢休。也就是因为这样,才耽搁了少少时间。


“阿九呢?”李先生个子高,在人群里打量一圈也就看得七七八八,然而Ace就不行,蹦蹦跳跳半天也还是一无所获。


“哎,我们的行李。”他倒是看到了行李带上转过来两个箱子,款式一模一样,看起来似乎不是第一圈转出来了,但也没被阿九拿下来。


“分头揾下他啦。”李先生有点着急,“会不会去买东西吃啊。”


两个人找到到达处都没什么人了,才想起来问问同乘的人。被捉住的眼镜仔奇怪地看了他们两个好几眼,刚刚那么大的阵仗他当然不会没看到,于是便说:“跟着一帮穿黑西装的走了。” 眼镜仔仔细看了看Ace的脸,继续说:“带头的不就係你,干嘛还来问我?”


“我——?”Ace拖长了调子,手指着自己的鼻尖,“你有没有搞错啊喂?”


“当然没了。”眼镜仔一挥手,“丢,你以为你换件衫我就认不出了乜?痴线的啊你。”说着他拖着行李也走了。除了老远的地方站着的几个乘务小姐,到达大厅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。


“现在怎么办?”Ace还有点气不过,想追上去理论,“我明明都一直同你一起的嘛!”


李先生蹙着眉,叹了口气,“先返去再讲吧,点解无端端会被人接走的?阿九在香港又无亲无故……只好拜托我老豆帮手找人吧。”


洪兴社龙头李坤的生日,当然排场小不了。李先生刚一进门,就被一干叔伯推着往里走,被拥到自己爸爸面前。连带着Ace也被推得打跌,紧紧抓着李先生的手不放,像只认生的兔子。


“爸……”李先生刚开了个口,就被精神矍铄的父亲打断了:“哈哈哈,算你小子还有点孝心,我老不死的半截埋进土啦,过多一个生日就少一个啊。”他转而拉着Ace的手,推着眼镜片好好打量了人家一番,搞得兔子怪不自在地往后躲。“这就是你娶的小男朋友啊,都不给我介绍一下?”


“爸,说到这个,我……”


李先生的发言根本没被老人家听进耳朵里,人家继续捉着Ace的手问:“孩子,你叫乜名啊……在边读的书?……今年多大了?”问个没完没了。


Ace每次答完,想说阿九不见了的事的时候,就立刻被下一个问题堵着嘴,只好一边答一边求救地看向李先生。


李坤认识完了Ace,又唏嘘地长吁短叹好半天,盯得李先生后颈直发毛。他枯瘦的手朝人群中摆了摆,叫阿港过来,介绍道:“这是阿港,係我收养的……要唔係你死活不肯回来帮我做事,他就係你的老……你的好帮手了。”


人群里冒出来的是个个子也很高的男人,但还是比李先生矮一小截,长得有点凶煞的样子,但握手的时候总透出了几分忐忑的味道来,凶巴巴地自我介绍:“我叫杨港,少爷叫我阿港就得了。”他身裁优美健壮,皮肤晒成小麦色,穿着一件露出手臂的工字背心,站在穿西服打领带的李先生旁边,就连画风都不大相同。


阿港不小一只,但好像确实意识到自己同人相形见绌,等到同李先生握过了手,就又躲回了人堆后面。在别人看来是倨傲,实际上不过是自卑和羞赧兼有罢了。


“阿爸,我都讲几多次了,我唔中意这些打打杀杀的嘛。”李先生先就这一点反驳了一句,赶紧趁着空隙说:“爸,阿九和我们一起返来的,但在机场被一班黑衣人带走了,您可唔可以帮我们查一查是边个做的。”


“喔?还有人敢在铜锣湾截我们洪兴的人?”李坤人虽然老了,眼神却依然锋利,拍着胸脯保证,“你放心,我一定找得到他!”


(我已经狂笑到窒息写不下去了)